西方奸商对莎草文件的大规模伪造

2022年10月15日 by 没有评论

多篇文件残片。文件来源无人知道,但经过识别,发现内容以古希腊文记载,是古希腊地理大师阿特米多鲁斯的作品。

纸草文献里面有文字、绘画和地图,其中的地图被认为是无价之宝,是希腊罗马时代保存的最古老的地图,也是迄今所有莎草纸文献中唯一发现的古地图。

阿特米多鲁斯是古希腊著名的旅行家,据说生平大约在公元前2世纪,处于古希腊衰亡与古罗马崛起的时代,相当于中国西汉的中前期。据说他一生去过很多地方,写过不少笔记,画了很多地图,之后希腊的地理学家斯特拉波就是参考了他的旅行文献,写成了17卷《地理学》。这批莎草纸上写的是阿特米多鲁斯未曾传世的作品,所以具有非比寻常的价值。

文物专家经过测试认为,文献所用的莎草纸可以追溯到公元15年—85年,墨水与公元1世纪的墨水类型一致。

虽说这时代与阿特米多鲁斯的年代不符,因此不可能是他亲笔写下的著作,但从莎草纸与墨水来看,这些文献也有2000余年历史了,还是具有非同一般的价值。

1971年,德国古董商塞洛普·希莫尼安将这批文件买下运到德国,1980年在德国公开展览。上世纪末时这批文献被整理出版。

2004年,意大利都灵圣保罗银行非盈利基金会拿出275万欧元,买下这批古老的文献。

购买后它们被送到米兰国立大学的实验室,进行深入的研究和保护。之后,基金会准备将其赠予都灵古埃及博物馆。

然而意外的是,都灵埃及博物馆馆长艾莱尼·瓦西里卡却强烈反对,不愿意接收这批“珍贵的文献”。

原来,艾莱尼·瓦西里卡对文物商人洛普·希莫尼安非常不信任,因为他就有走私、伪造文物等的黑历史,他经手的埃及和希腊罗马文物真假难辨。出于对此人的了解和严重不信任,博物馆馆长艾莱尼·瓦西里卡不愿意接收这批莎草纸文献。

于是,博物馆组织专家再一次对莎草文件进行鉴定和显微测试,最终发现了文献确实全部是近代人伪造的赝品,旅行记内容也完全是后人虚构的。

实际上,康斯坦丁·西蒙尼德斯是19世纪一位声名狼藉的文物造假者。他将一些莎草芦苇放在锌网上,进行酸处理,模拟出两千年前的做旧效果,再用仿制的古老墨水在纸上伪造内容,最后就伪造出了“阿特米多鲁斯”的作品。

问题的重点在于,伪造者伪造古希腊大师的作品,如果这批文物没有被识破,那么这些内容就被认为真是阿特米多鲁斯所作,为古希腊文明之辉煌又增添了一个铁证。

这就难免让人质疑,我们熟知的其他所谓古希腊大师的莎草文件,其中多少是像这批文物一样是近代伪造出来的?

1784年,英国出版商约翰·豪首次出版了一部称作新发现的《亚里士多德的杰作》,据称这是这位全能大师有关性和受孕的医学书籍,包括不少早期助产学与自然哲学的内容,讲述的是亚里士多德在医学方面的发现和认知。

这本书出版后引起轰动,非常畅销,出版第一年就出现盗版,之后在英国和美国发行了数百种不同版本,上世纪30年代时这本书仍在销售,内容也基本没有变化。

此书表明,亚里士多德除了精通哲学、物理、天文、数学等之外,还要加上一个医学,乃至掌握的部分医学知识已经达到了欧洲16世纪的水平。

但后来有人揭露 ,这本书其实完全是伪造的,破绽很简单,因为读者发现,书中亚里士多德竟然提到信奉耶稣。

而亚里士多德应该是公元前4世纪之人,耶稣则是公元零年出生的。因此亚里士多德不可能信奉耶稣。

尽管破绽如此明显,但直到19世纪末,欧洲人才将此书从亚里士多德文集中作为伪作剔除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